我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新华社:【要素市场权威访谈】扎牢风险“篱笆”、支持抗疫复苏,上海这家金融基础设施很硬核——专访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谢众

    上半年支持发行抗疫主题债券近2800亿元,信用债托管十年来为企业节约利息成本超过5000亿元,积极推进基础设施跨境互联互通合作助力国内企业海外发债……作为我国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的奠基者和银行间市场重要的债券登记托管结算机构,上海清算所的成长几近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同步。上海清算所不仅筑牢风险底线,更服务“六稳”“六保”,为实体企业保驾护航。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谢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清算所作为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将服务好实体经济,服务全国更高质量发展,也会助力“引进来、走出去”的双向开放格局,发挥金融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功能,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资源配置能力。
    奠基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筑牢风险管理“底线”
    相比传统证券、期货交易所,上海清算所是一家“年轻”的金融机构。其缘起追溯还是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
    “上海清算所成立的背景就是2009年G20匹兹堡峰会上,大家在反思全球金融危机教训时,觉得引发危机的场外衍生品市场缺乏监管。”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谢众表示,G20峰会达成的共识就是场外衍生品必须要纳入集中清算,引入一个风控机制,叫中央对手方清算,上海清算所正是这一共识在国内的体现。
    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不论是清算所,还是中央对手方清算,都是一个陌生的词汇,但这一基础设施对现代金融体系意义重大。所谓中央对手方清算,也称“第三方”的风险承担:即不同机构投资者在私下达成的个性化买卖合同,清算所介入其间,同时成为合同买方的卖方、合同卖方的买方,以此规避场外达成的合同在交易对手方出现风险时无法履约,从而可能引发连锁反应的状况。
    “上海清算所设立,标志着我国场外金融市场有了专业化的中央对手清算机构。”谢众表示,与交易前台、托管后台等一道,组成了我国完整的金融基础设施体系,履行了我国在G20会议上的国际承诺,填补了我国场外金融市场之前没有中央对手清算机构的空白,也丰富了我国金融宏观审慎监管的政策工具箱。
    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相比场外金融市场传统的双边清算机制,是风险防控的治本之策。目前,上海清算所已建立起包括债券、利率衍生品、外汇和汇率衍生品、信用衍生品和大宗商品等五大类产品线在内的中央对手清算业务体系,不仅对银行间市场主流交易产品实现了全覆盖,还拓展了大宗商品市场。
    数据显示,从2011至2019年,上海清算所的清算业务量从1.21万亿元增长至363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04%,其中央对手清算业务量则从2011年的0.21万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23.79万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22%。
    “上海清算所现在是业务双支柱。”对此,谢众告诉记者,除了场外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方清算,上海清算所也是全国三大债券登记托管中心之一,特别是在公司信用债登记托管领域,正持续为实体企业的融资提供配套支持。

    服务“六稳”“六保” 十年帮企业节约利息成本超5000亿元
    今年2月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上海清算所开通绿色通道,支持全国首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债发行登记,相关资金“火速”用于支持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及相关抗病毒药物的生产研发,为疫情防控提供了及时的资金支持。
    作为重要金融基础设施,支持疫情防控债发行是上海清算所支持实体经济的一个侧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上海清算所共支持发行登记抗疫主题债券446只,涉及金额2782.5亿元,成为国内债券市场支持疫情防控的重要力量。
    谢众表示,粗略估算,上海清算所十年来服务的信用债券,为实体企业节约利息成本超过5000亿元。实际上,集中清算业务的净额轧差、节约资金,规范流程、便利操作,通过专业风险体系降低交易对手方风险管理的成本,也是给服务机构直接的“降成本”。
    “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民营企业融资是上海清算所的重要工作。”在谢众看来,清算所针对民营企业融资难,支持市场创新推出的具有增信功能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CRMW),为大量民营企业的发债提供“真金白银”的支持。
    “这一工具类似于为民营企业发行的债券提供了保险。”谢众表示,支持工具为第三方创设,投资者可以购买这一工具,一旦发行人出现兑付困难,可以启动由创设工具的第三方进行赔付,通过这一机制发行的民企债券,能够得到更好的认购和交易流通。
    此外,上海清算所也注意通过产品服务创新,增强债券市场的流动性。“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指标是流动性,市场上集纳了很多投资者,包括避险的投资者、配置资产的投资者以及调整投资结构等目的的投资者,这些投资者需要及时方便地进入市场达成交易。”谢众表示,市场的流动性更强,交易意愿和交易量就越活跃,越有利于金融市场功能的发挥。

    开放引领,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融入国际,是境内金融基础设施近年的“重头戏”。“在对外开放合作方面,上海清算所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包括‘债券通’业务中和香港金管局债务工具中央结算系统(CMU)合作,在债券现券交易清算结算的基础上,正准备增加利率互换和其他一些衍生品的交易清算服务。”谢众表示,另外上海清算所和卢森堡证券交易所合作,已实现境内发行绿色债券面向国际国内投资者的同步信息披露。
    谢众透露,上海清算所也正在推动服务境内企业在国际市场发债的跨境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合作业务,国内企业届时可以通过上海清算所在国际市场发行债券,享受更多境外发债的便利。
    据介绍,跨境互联互通环境下,上海清算所和欧洲清算银行跨境联通,双方将在登记托管等方面进行合作,为境内发行人提供一种便利的机制和通道。
    据悉,在清算业务上,未来上海清算所将重点拓展跨境中央对手清算服务。“目前‘债券通’项下只开放了债券现券交易,境外投资者参与我国银行间市场的衍生品交易、管理利率、汇率、信用等风险,还只能采取直接入市模式。”谢众介绍,上海清算所将与境外金融基础设施和参与机构共同探讨,支持其有效地跨境参与我国银行间市场的衍生品交易、以及中央对手清算服务,并享受风险资本计提优惠等激励政策。在此基础上,还要探索如何将上海清算所的集中清算服务延伸到境外市场,直接向境外市场提供高质量、多元化的集中清算服务供给。
    在监管认证上,上海清算所已获得美国CFTC颁发的不行动函,目前上海清算所已向欧盟和英国监管机构提交了认证申请,未来还将根据需要考虑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国际主要金融市场的准入许可。
    而在托管业务上,上海清算所则将重点提升在全球债券托管结算基础设施网络中的关键节点作用,增强对全球债券市场的服务作用。
    “主要体现在三方面。”对此,谢众介绍,一是在“债券通”成功经验基础上,尊重国际市场的名义持有人、多级托管以及托管机构融资融券增值服务等惯例做法,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通过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途径,参与我国债券市场;二是以“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为依托,进一步扩大境外机构在我国债券市场的“熊猫债”发行,并促进募集人民币、使用人民币的良性循环;三是对我国境内发行人到国际市场发债提供服务,畅通境内境外两个债券市场。
    谢众表示,上海正在打造国际一流金融生态圈,作为立足上海、服务全国、面向全球的金融基础设施,将紧跟国际前沿、把握我国国情,推进产品业务创新和配套政策完善,筑牢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的风控生命线。

    链接:https://xhpfmapi.zhongguowangshi.com/vh512/share/9364718